公司動態
ROAD MACHINERY
公司動態 行業洞察 媒體視角 公告信息 視頻中心

陜建機攜手華夏幸福:一念四城

278 / 作者:新華網

     中國又一“超級工程”傳出佳音。隨著平潭海峽公鐵兩用大橋最后一孔混凝土鋼構梁順利合龍,平潭段全線貫通。這是中國第一座公鐵兩用跨海大橋、全球在建難度最大的橋梁工程。
 

  成就“難度最大”的,除了中國強大的工程技術能力,還有低調的超級工程機械裝備。
  鑒于施工區域8級以上風力天數達180天,工程對設備抗風要求極高。陜西建設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陜建機”)所屬的龐源租賃不僅提供可瞬時抗風達17級的裝備,還提供“安拆裝、現場操作管理、維修保養”等全方位個性化解決方案,保證了工程的順利實施。
  這就是陜建機——擁有65年歷史的老國企轉型的一個新注角。
  在從裝備制造向“裝備制造+租賃”雙輪驅動轉型之后,陜建機瞄準兩大核心業務,寄望在全國建立20-30家“工程機械的6S店”。
  愿景美好,推進艱難。
  改變從去年開始,陜建機一年選址四地建設生產基地,總投資數十億元。按下“快進鍵”的,是哪雙手?
 

  不謀而同的遠見
  陜建機的前身——建筑工程部“西北金屬結構工廠”創建于1954年,是我國“一五”期間156項重點工程的配套企業、國家工程機械創業時期八個主要制造廠及全國五大金屬結構廠之一。
  在半個多世紀里,陜建機先后參與建設鳥巢體育館、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等重大工程。
  此間,它也歷經沉浮,見證我國工程機械裝備行業的變遷。
  直至2015年,陜建機的發展邁上新臺階。
  當年,陜建機全資收購主營大型建筑機械租賃的上海龐源機械租賃有限公司,將觸角伸到工程機械租賃領域,形成行業領先的制造與租賃服務協同發展的格局。
  塔機是一個集中度很低的行業。陜建機董事長楊宏軍介紹,美國排名靠前的租賃公司只占有不到10%的市場份額,中國的行業集中度更低。目前,中國的塔機保有量約40萬臺,增量市場有限。因此,無論是制造還是租賃,盤活存量市場都有巨大的機遇。
  為此,陜建機開始謀劃在全國建立多個輻射周邊,集維修及再制造、辦公培訓等為一體的生產基地。
  近年來,在政策與市場的雙重推動下,我國再制造產業獲得快速發展,以“尺寸恢復和性能提升”為主要特征的中國特色再制造關鍵技術研發取得重要突破。但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再制造產業還處于起步階段,骨干企業數量較少。
  “在塔機領域,還沒有一家專注于高端智能再制造的企業。”楊宏軍說,與此對應的現實是,每年有大批僅有部分性能不達標(可以修復)的機器被淘汰,造成大量資源浪費。
  楊宏軍認為,對現有塔機進行智能再制造,讓其滿足環保和安全生產的要求,既是發展的機遇,也是國企的責任。
  為此,陜建機提出,在未來三到五年內,將在全國范圍內布局生產基地,并將繼續與華夏幸福進一步展開深度合作。
  然而,對一家長期從事生產制造的企業而言,選址是一個全新的課題,推進起來困難重重。
  轉機出現在去年3月。
  陜建機成都公司負責人在謀劃選址過程中,接觸到華夏幸福成都區域產業服務公司負責人。
  一個月后,楊宏軍在西安見到華夏幸福產業服務公司負責人。他了解到,華夏幸福已經圍繞全國15個核心都市圈布局打造產業新城,可以為企業投資選址提供全方位服務。
  “圍繞核心城市周邊布局的理念,跟我們的戰略規劃簡直是不謀而合啊!”楊宏軍感嘆,與華夏幸福相見恨晚。


  隨后,華夏幸福產業服務團隊陪同陜建機管理團隊,走遍華夏幸福在北京、成都、廣州、合肥、武漢、南京、鄭州等核心都市圈打造的10多個產業新城。
  實地考察后,陜建機管理團隊發現,公司原計劃選址建設的生產基地,有超過10個在產業新城覆蓋的范圍內。
  不謀而同的遠見,注定了非同一般的合作。
  一念四城
  武漢黃陂是雙方合作的起點。
  去年11月,陜建機考察團隊到武漢參觀考察黃陂產業新城。當晚,雙方當場敲定合作。
  不可思議的高效。
  原因是什么?是不謀而同的遠見和高度契合的選址邏輯——離中心城市近、經濟發展活躍。
  解釋這一邏輯要回到陜建機建生產基地的初心。
  在楊宏軍的設想中,他們的基地不光要服務自身租賃業務,還要解決工程機械租賃行業“痛點”。
  楊宏軍以美國為例。光舊金山一地周圍就有三四個塔機基地,為周邊的塔機提供維修、再制造等服務。相比耗時耗力的傳統“現場維護”,基地模式對塔機維護都更有益處,而且可以把塔機向高端服務型產業推進。
  這正是陜建機要做的事兒。
  簡單來說,陜建機對新基地的定位是向全行業開放的“6S店”。考慮運輸成本、交通便利等因素,“6S店”要建在大都市周邊,輻射半徑為50-100公里。
  說回武漢。
  作為中部六省唯一副省級市和特大城市、中部崛起核心增長極,素有“九省通衢”之稱的武漢,是陜建機戰略規劃中的重點城市之一;陜建機旗下龐源租賃在武漢經營多年且業績良好,迫切需要以基地為圓心擴大服務半徑,提升和擴張業務。
  武漢是陜建機必爭之地。
  但同時,楊宏軍很清楚,武漢市內較成熟的產業園、經濟開發區存在落地困難,不是最佳選項。
  地處武漢北大門的黃陂成為不二之選。黃陂是武漢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新城區,立體交通發達,潛力巨大。
  到黃陂考察后,看到產業新城良好的產業配套、教育醫療配套、生活配套后,楊宏軍團隊確定:就這了。
  一念起,一城定,四城進。
  很快,在河南長葛,在貴州清鎮,在河北文安,陜建機長葛智能制造項目、貴陽智能制造項目、文安塔機智能制造項目相繼落地。
 

  加速度邏輯
  陜建機的生產基地建設在以超預期的速度推進。
  楊宏軍豪不吝嗇對華夏幸福的褒獎和感謝。在他看來,華夏幸福的專業服務是陜建機生產基地選址的加速度。
  雙方不謀而合的戰略和理念省去了陜建機對生產基地的海選過程,華夏幸福基于對企業和行業深刻理解而推薦的選址則大幅提高了效率。
  以廊坊文安為例。楊宏軍坦言,最初,公司希望在京津冀選址,建立輻射華北的生產基地,在北京和天津都考察了選址,文安并非首選,“無論在區位,還是整體經濟發展水平上,文安都不占優勢。”
  但華夏幸福產業發展團隊為陜建機定制了“項目落地綜合解決方案”,從土地補貼、稅收扶持等多方面給予支持;當地政府高度重視,幫助企業取得了滿意的選址,同時開設綠色通道,縮短各項審批時間。
  最終,文安入選。
  “選址文安,是對華夏幸福產業服務團隊的肯定。”楊宏軍直言,產業服務團隊的務實高效、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讓企業吃下了“定心丸”。
  楊宏軍喜歡觀察細節。細節讓他定心。
  在貴陽清鎮,生產基地需要100畝土地。但當地多山,很難找到平整地塊。“華夏幸福現場團隊幫我們將附著物清理干凈,保證交給我們的是平整地塊。”楊宏軍說。
  此外,保障企業生產經營的供電、供水、市政配套等是華夏幸福與地方政府打造的產業新城的標配。
  “在和華夏幸福合作前,這些很重要又瑣碎的事情都需要我們去溝通,而這些并非我們生產制造企業的強項。” 楊宏軍說,跟華夏幸福合作后,這些事項都由華夏幸福與相關部門溝通解決,我們沒了后顧之憂,可以輕裝上陣。
  一念四城只是開始。在良好的合作之后,陜建機與華夏幸福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在全國各地開展更多的合作。
  對陜建機而言,依托華夏幸福在各地打造的產業新城和完善的產業服務,可以大大提升選址效率;
  對華夏幸福而言,與陜建機的合作,將帶動智能裝備產業上下游企業聚集,更好的推動智能裝備產業集群的發展。
  當以高端智能再制造為內核的工程機械產業,搭上產業新城快車,會奔向怎樣的遠方?我們拭目以待。
 

秒速时时彩